主题 : 商人治国(五十八)苟可以强国,不法其故
级别: 风云使者
UID: 3
精华: 1
发帖: 5607
威望: 2342 点
铜币: 5634 枚
贡献值: 0 点
好评度: 0 点
在线时间: 5684(时)
注册时间: 2010-06-13
最后登录: 2018-12-18
0楼  发表于: 2018-12-07 23:00

商人治国(五十八)苟可以强国,不法其故

管子的任法篇里,说明法治的重要性。但是,如何去建立法治,并非是一个简单的过程。不依法治国,开始是非常容易的,但是遗害长远。而依法治国,开始是非常艰难的,但是却会利于后世。
这个跟在公司建立各种管理系统或者称建立各种管理制度,道理都是一样的。不过,很多在目前环境中挣扎的中小企,开始尝到无管理体系的各种后果。
管子里面,关于管仲的变法,似乎看来很简单。由于鲍叔的推荐,桓公的知人善任,管仲似乎很容易就在齐国推行了变法,最后管仲还得以善终。
而商鞅的变法,历史上则有比较详尽的记载。商鞅的变法实际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。以至于秦这样一个几乎被作为戎狄看的边塞小国,最后统一中国,奠定了中国的政治和地理版图。
在太史公看来,这简直是一个奇迹。秦国的治理,如果依照德义评判的话,其国君比鲁或卫国最残暴的国君还糟糕。按照军队而言,也不如三晋的军队强。 因此秦国吞并天下,是有老天的帮助。
并且他还提出了一个观点“东方是事物开始生长的地方,而西方是事物成熟的地方”,因此,朝代更替的都发端于东南,最后成功的往往是在西北。比如禹兴于西羌,汤起于毫(毫的说法有很多种,有的说是内蒙,有的说是河南等等,如果按司马迁的说法,应该是内蒙),周兴起于丰镐(陕西西安),秦兴起于雍州,汉起于蜀汉。后面几千年也多依照这个模式。包括最近的两万五千里长征到达陕北。
而荀子则认为秦国的兴起是有其原因的。而这些原因实际上可以从他的弟子身上找到。    商鞅的变法是中国历史上最成功的一次变法。而要变法,则是非常不容易的一件事情。人们喜欢新奇的东西,但是通常自己不会愿意改变。服从惯性定律。
没有新的思想,是不会有什么新的改变的。要打破旧制度,必须在理论上有所突破才行。秦孝公在变法前,召集了大夫和商鞅讨论变法。变还是不变的争论,也会在后来历史上反复上演。
商鞅说,要变法,就不要考虑天下人的议论。因为有高人之行的人,一定会被世上的人排挤。有独到见解的人,一定会被诽谤。绝大多数的人,对于已经发生的事情,都懵懵懂懂。而智者在事情还未萌芽的时候,已有预见。普罗大众,可以和他们一起享受成功,而不能跟他们一起考虑开始。论至德者,不和于俗。成大功者,不谋于众。法,苟可以强国,不法其故。苟可以利民,不循其礼。
而反对变法的甘龙则说:圣人不易民而教,智者不变法而治。按照人们的习俗去治理,则可以很容易成功。而依照以前的法律的话,官吏已经熟悉了这个法律,老百姓也会安定。如果变法的话,是很容易遭到非议的。
    商鞅说,你这些说法,都是世俗的说法。常人会安于一直以来的习惯,读书人会被自己读的书束缚。这些人都是法所管理的人,不是制定法律的人。所以,有智慧的人制定法律,约束不那么聪明的人,贤人制定礼,普通的人就循规蹈矩。循规蹈矩的人,不足以言事。受制于法的人,不足以论变。
孝公最后拍板:
“善。吾闻穷巷多怪,曲学多辨。愚者之笑,智者哀焉;狂夫之乐,贤者丧焉。拘世以议,寡人不之疑矣。”
       从穷乡僻壤出来的人会少见多怪,学问浅薄的人会做很多无意义的诡辩。